网站导航
第一黄金网·黄金投资
×

美国后是欧盟? 金融危机企业寻求中国收购 如今试图加强外国投资监管

2020-10-01 11:01 来源:天天黄金

广告

广告


  周三(9月30日),荷兰咨询公司Datenna BV的最新研究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在欧洲的650项投资中,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在很大程度上或适度地参与了约40%的投资,其中一些投资涉及先进技术。分析师们梳理了中国公司注册数据库中的数百万条记录发现,在过去十年的欧洲收购浪潮中,中国政府的力量不容小觑。
  
  专门从事投资筛选和出口控制法规的Datenna公司花了近4年时间建立其所有权数据库。对政府影响力的评估基于以下因素:政府在一家中国买家中的持股规模、其他股东的规模和影响力,以及政府股东是否为战略投资者。Datenna将中国政府影响力分为低、中、高三个程度。具有高度政府影响力的收购(地图上的红点,约占15%)意味着最终的控股股东是中国政府的一部分,例如国务院。具有中等政府影响力的收购(地图上的橙点,约占25%)意味着中国政府在收购方拥有大量股份,但未必会被视为控股方。具有低政府影响力的收购(地图上的黄点,约占60%)表明中国政府对收购方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Datenna发现,在许多欧洲并购交易中,中国政府的影响力实际上被层层所有制、复杂的股权结构以及通过欧洲子公司进行的交易所掩盖。
  
  迄今为止,德国是中国收购最多的国家,共有174笔收购。英国、法国、意大利、荷兰和瑞典也签署了许多协议。
  
  多年来,中国政府参与欧洲的收购,几乎没有引起外界的关注。欧盟监管机构欧洲审计院(European Court of Auditors)在9月1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有关中国直接投资的官方信息“不够及时……支离破碎、不完整”。负责这项分析的法院成员Annemie Turtelboom表示,中国的投资是“一个数据黑洞”。
  
  追踪中国在欧洲资金流动的私营研究人员此前发现,以价值衡量,在已宣布的收购中,国有企业参与了逾一半。中国最大的几笔投资,比如中国化工集团 2015年斥资79亿美元收购意大利轮胎制造商倍耐力(Pirelli),显然都是由国有企业进行的。不那么明显的是,中国政府参与了数百宗规模较小的交易,以及那些没有公布价格的交易。Datenna分析的许多交易都没有公布价值。约15%是通过欧洲子公司或之前的收购完成的,这意味着它们逃避了作为外国投资的审查。Datenna发现,在许多表面上是民营的中国上市公司中,大量股份由国家控制的实体持有。因此,许多中国收购交易与政府的联系都没有引起注意。
  
  而如今,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国际审查,原因是中国政府对西方先进技术的兴趣日益浓厚。这种渴望引发了外界的担忧,即中国正在购买欧洲的技术诀窍,以便利用这些技术来超越欧洲企业。
  
  目前,欧洲各国政府缺乏一个像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那样强大而活跃的体系。Cfius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在美国进行的国际收购。欧洲官员越来越担心,这将使企业暴露于不必要的外国影响之下,失去关键的创新,并侵蚀尖端行业。
  
  但欧洲还没有一个机制来调停一些交易,比如东北工业集团 2015年收购德国福霸汽车电子的交易,交易价格未公开。福霸从通用汽车前子公司德尔福剥离出来,长期以来一直是汽车通信领域的全球领导者。而东北工业集团的母公司、大型国防承包商中国北方工业总公司(Norinco Group)目前由中国国务院下属机构控制,因此“福霸公司现在由中国政府控制”,Datenna总结道。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丽西亚·加西亚·埃雷罗(Alicia Garcia-Herrero)就说,欧洲对中国具有吸引力,一方面是因为它的技术,另一方面是因为欧洲的投资筛选机制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较为宽松
  
  欧盟(European Union)打算开始通过将于10月11日生效的新规定填补这一空白,这一首部《外商直接投资条例》应会标明外国投资可能带来的安全后果。中国是首要目标。欧盟官员还向成员国施压,确保其企业不会在疫情引发的经济收缩中被*卖。批评人士说,10年前欧元区危机期间就发生了这种情况。尽管多数欧洲国家政府避免追随特朗普政府对北京采取的对抗态度,但要求采取行动的压力正在上升。
  
  Datenna首席执行官、前荷兰外交官贾普·范·埃滕(Jaap van Etten)表示,尽管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有一半以上几乎没有政府参与,但“当有政府影响时,往往是非常高的级别”。而现在,由于中美贸易战阻碍了微芯片和其他尖端产品的获得之际,中国更多地参与了许多针对先进技术的小型收购,寻求在经济上独立这些技术。
  
  埃滕提到了荷兰的Anteryon Optical Solutions,该公司是从飞利浦电子剥离出来的,主要生产相机和机器人等数字设备。去年,在上海上市的苏州晶方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3,200万欧元(合3,700万美元)收购了Anteryon73%的股份。埃滕总结说,买家是通过多层相互关联的股东控制的,这些股东最终掌握在国家实体手中。
  
  但Anteryon的荷兰首席执行长布洛克斯(Gert-Jan Bloks)说,该公司的新股东非常专业。他表示:“从战略和运营角度来看,我认为中国政府没有参与我们的公司”或其所有者。
  
  欧盟中国商会(China Chamber of Commerce to The EU)也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政府参与没有问题。国有企业“在决策上是独立的”,大多数都在证券交易所上市,“有一个健康的公司治理结构”。报告称:“中国企业在欧洲的投资和发展是由市场决定的。”
  
  十年前,欧洲人欢迎中国政府的投资。当欧元危机重创南欧经济体时,欧洲各国领导人敦促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向中国买家出售电力公司和港口等大型基础设施资产。因此,很明显,中国政府投资者主导了欧洲的交易价值。咨询公司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发现,2010年至今年上半年,中国对欧盟的1,880亿美元直接投资中,有56%来自国有企业。荣鼎咨询(Rhodium)和德国墨卡托中国问题研究所(Mercator Institute for China Studies)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中国政府实施的资本限制以及欧洲对中国的态度变冷,中国国有企业的大规模投资近年来有所减少。但中国国有关联企业的股权结构往往很复杂,涉及多个投资基金、机构和不同层次的所有权,这可能使最终控制权的确定复杂化。
  
  如今,当再一次危机来袭,在全球紧张局势的背景下,欧盟对中国的投资已经日益谨慎。一方面,中国作为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其在欧洲的投资能够帮助欧洲的经济增长,拯救濒临破产的企业。但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国有企业拥有国家优惠补贴的待遇,容易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国这一由国家驱动的投资策略对欧盟也带来了挑战。欧盟目前正在努力的识别和评估机遇和风险,确保中欧之间的公平竞争和互惠互利。

 

 

 

广告

+1
您已经点过赞了!
31
一键安装官方APP
相关阅读
反馈意见

意见反馈

反馈内容(*必填)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