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回声报》1月21日刊登德国安联集团首席经济顾问穆罕默德·埃里安撰写的题为《世界面临中国经济转型的挑战》的文章称,中国人民币最近的贬值令中国股市焦躁并导致政府两次暂停股市交易。它揭示了中国的重要挑战:如何调和本国和国际上的经济义务。中国政府决定的办法将会对世界经济带来重要影响。

外媒:世界面临中国经济转型挑战

  文章称,2008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得中国改变以投资和外需为基础的增长模式转而依靠内需消费拉动的努力更加急迫。成功实现上述结构转型的同时不引发经济增长大幅下滑对所有国家而言都是困难的。鉴于当前全球经济环境缺乏活力,对于像中国这样广阔而复杂的国家来说挑战就尤为巨大。

  文章称,多年以来,中国政府寻求增加股市的股票持有,从而提供给更多中国公民成功实现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实惠。但是,就像2008年危机前美国持续多年扩展居民房地产拥有的努力一样,中国的政策走得太远了,制造了一个无法支持的金融局面从而带来了股价大幅下跌和动荡的可能性。

  结果就是,调整的挑战以令人吃惊的方式增大。当中国企业无法再向国外卖出快速增长的商品也不能支持产能扩张,中国经济就丢失了一些增长、就业和薪酬上的重要引擎。经济放缓侵蚀了政府维持高企的资产价格并避免信贷麻烦的能力。

  文章称,尝试限制所有这一切对中国公民带来负面影响的中国政府在逐步贬值货币。8月份中国出现出人意料的货币贬值,然后是多次小幅度的汇率修正。每一次的目标都是一致的:让中国产品对外更具吸引力同时加速中国进口替代。人民币在离岸市场贬值得更多。

  文章称,中国的货币贬值同最近多年来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内部出现的趋势是吻合的。在全球金融危机后不久,美国就大量动用扩张性货币政策,利率接近零并大规模购买资产。这导致美元走低并刺激出口。最近,欧洲央行也通过了类似的政策,令欧元走低以试图刺激内部经济。

  文章称,然而,持续追求这些本国目标的中国有可能放大全球金融的不稳定。市场担心人民币贬值会“偷走”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这包括那些有很多外债以及金融基础远不如拥有巨额储备的中国厚实的国家。

  这一担心体现了中国要保证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角色而进行的平衡举措的困难。无论如何,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文章称,实际上,中国最近体现出逐步国际化自己金融体系的更大兴趣。中国最近成功说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加入到了特别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当中。

  此举将人民币置于同世界主要货币相等的地位。这一步将有助于提高公共和私营行业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对人民币的接纳程度。与此同时,它也制造了一种期待但并非是义务:中国未来会避免加剧全球金融动荡。

  文章认为,未来会有一天,中国在国内和国际上的责任将相对地重合。不过,这一时刻仍没有到来。而且,鉴于中国正在进行的棘手的结构调整,它很可能不会那么早就出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