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行业刚性兑付尚未打破,在获客成本持续高企、相对优质资产越来越难获取的背景下,收益率逐年下降,行业淘汰率高达40%。e租宝恶性事件爆发后,监管风向明显收紧,《棱镜》报道称,最近频繁听到网贷公司“未来以‘互联网理财’、‘互联网金融’命名,尽量规避P2P的提法”的表态。P2P行业凛冬已至,大公司相继转型“超市化平台”,小公司着手发力资产端。

e租宝时代进入寒冬 P2P行业将迎来末路?

  上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员书记孟建柱将靶心瞄准“互联网金融”,称“再不抓就要发生大问题”。孟建柱要求政法部门配合有关部门开展“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推动对民间融资借贷活动的规范和监督,最大限度减少对社会稳定的影响。

  去年12月8日,号称交易超700亿元、涉及近90万投资人的“超级平台”e租宝涉嫌非法吸存受查。网贷之家的监测数据显示,12月份中旬多家平台出现资金净流出。《棱镜》报道称,这一现象此前罕见,投资者对网贷平台的信任,在e租宝恶性事件爆发后降至冰点。

  随即,历时两年多的网贷监管征求意见稿于12月28日出台,行业进入18个月整改倒计时。

  P2P行业的三个数据:行业淘汰率、年化收益率和坏账率

  网贷之家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网贷行业累计平台数3858家,其中问题平台数1269家。南华早报报道称,P2P行業淘汰率近40%。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也曾公开提到,平均每3家网贷平台中就有1家出问题,“确实有很大的风险”。

  此外,P2P平台在寻找相对优质资产上也变得更加困难。《棱镜》援引东方资产旗下全资P2P平台东方汇总经理孙洋称,由于经济下行,过去两年资产端的议价能力在增强,导致P2P平台的收益率不断下降。

  2014年平台能以13%—15%的年化利率,拿到相对优质的资产,去掉成本,平台能给投资人10%以上的收益率;而2015年,行业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社会资金非常充沛,优质的企业和项目在减少,优质资产愿意负担的融资成本,降到了10%以下。行业正经历“寒冬”,我们的应对措施是增资+降息。目前东方汇的年化收益率从9%左右慢慢回落至7%—8%。

  对于始终成谜的行业坏账率,《棱镜》称,一些做抵押贷款的平台号称自己“零坏账”。部分平台称,只有“逾期”,没有坏账。而陆金所董事长计葵生近期则向媒体透露,整个行业来看,坏账率应该在13%到17%之间。

  P2P行业的三个问题:刚兑未破、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用户粘性小

  《棱镜》援引一家P2P平台创始人王某称,e租宝网站关闭的第二天和第三天,平台约有20%的资金净流出,加上此前某个项目坏账金额太高,平台垫付资金已耗尽,如果净流出持续,平台将出现提现难题。最终是由平台股东出资,解决了兑付危机。

  事实上,作为撮合借贷双方的中介机构,网贷平台并不缺乏盈利模式。只是,在市场存在刚性兑付的前提下,大部分平台仍会选择垫付资金,来填补坏账窟窿。

  据《棱镜》调查,目前一般网贷平台的利差在5%—6%左右,才足以覆盖日常的各项开支成本,以及可能出现的坏账。王某称,如果打破刚性兑付,2%的利差就足以盈利,但现阶段,老百姓根本不会接受违约。

  近两年市场环境并没有变好,反而越加恶劣,竞争愈发激烈。《棱镜》援引一家知名平台的副总裁称,目前平台的获客成本依然高企,做得好的平台,获得一个用户的成本,在200至300元之间,稍有不慎就到500元以上。而《2015年度汇付天下网贷行业报告》显示,2015 年P2P平台的注册用户交易转化率还不到三成。

  该副总裁认为,P2P是一个周期性行业,最核心的客群相对固定,行业会有饱和的一天。如果平台只提供P2P这一种理财服务,不足以增加客户黏性。这也是不少老牌平台选择转型,提供其他理财业务的原因。一位资深业内人士也向《棱镜》表达了类似观点。在他看来,规模、利率、风险三者不可兼得。选择相对高利率、高风险的P2P业务,规模注定不可能做得很大。

  监管实操或更加严苛

  在e租宝恶性事件爆发后,耗时两年多的网贷监管征求意见稿终于赶在2015年最后几天出台。

  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认为,与此前曾流传出来的限制大额标的、注册资本、债权转让、资金错配等版本而言,“征求意见稿松了太多”,对行业来说算是利好。

  而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则指出,监管方提出来的不设门槛的备案制“并不是特别合适”,而将监管权下放至地方金融办也值得商榷。因为各地方金融办的能力差别非常大,他担心最后的结果是:金融发展水平比较高、监管能力比较强的地方全叫停,反而是发展水平比较低、监管能力弱的地方继续放开。

  目前网贷行业的监管已经下放到各地金融办,《棱镜》援引央行人士预测,在出了e租宝这样严重的恶性事件之后,各地金融办短期内会从严管理,甚至比中央的政策更严格,最终通过备案的平台不会太多,而没获得备案的平台,要么被收购整合,要么转入地下。

  《棱镜》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目前北京市金融局要求打非办,尽快制定网络借贷平台的备案细则,该细则或将比银监会的监管意见更加严苛。

  大平台转型“超市化平台” 小平台发力资产端

  《棱镜》报道称,最近频繁听到网贷公司“未来我们会以‘互联网理财’、‘互联网金融’命名,尽量规避P2P的提法”的表态。

  在行业生态变坏、监管趋严的背景下,P2P行业“排头兵”在过去一年中先后高调宣布了自己的转型计划,陆金所转型“一站式理财服务平台”、积木盒子转型“综合智能理财平台”、人人贷转型“个人金融信息服务平台”。目前,陆金所已打造了“人民公社”超市化平台;人人贷售卖基金产品;积木盒子也在近期推出固定收益理财、股票、基金、零售信贷等多款互联网金融产品。

  计葵生提到,陆金所两年前就在做比较大的调整,已经不再是一个单一的P2P平台。他举例称,2015年,陆金所个人零售端整体交易量超过6千亿元,其中P2P部分占比不到10%。

  谈及转型原因,他认为,互联网金融未来一定是全方位的发展,要有较多的产品线,才能满足投资者的需求。如果平台只提供P2P产品,“股票市场一好,就没有办法满足客户的需求。”

  而不具品牌和流量优势的网贷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棱镜》援引短融网CEO王坤称,未来P2P行业会分化成两类:一是背靠大型金融集团、资金成本上有优势的平台,比如陆金所,可以做非标资产,甚至成为资产证券化机构;二是在资产端有足够产品优势和风控优势的平台。因此,他们选择在资产端发力,其最新战略是基于经销商和产业链,深入农村寻找相对优质的资产。他介绍称,目前平台信贷员人均每月能获得300万元资产,“连银行的客户经理都不会超过这个成绩。”

  王坤提到,资产的质量将逐渐被证明,未来如果机构投资人进入和主导的话,市场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P2P也将演变成资产提供商模式。

相关阅读